訪真實錄遊記

訪真實錄遊記


■ 恭接著書 玉旨
■ 作序
■ 第一回 訪遊宜蘭冬山日籍福德正神

■ 第二回 造訪南投紫南宮福德正神 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本堂主席 玄天上帝 登台

聖示:
        頃刻恭接昊天玉旨及無極懿旨,命本堂城隍五里外接駕,命本堂福神十里外接駕,其餘神人排班肅靜侯旨不得有誤。
 
欽差大臣太白星仙翁 降

詩曰:

   
賚詔桃園光明堂,天降寶筏傳十方;
     引迷入悟演妙諦,功果圓滿回瑤鄉。


聖示:
         著書玉詔宣讀,神人恭立接旨


  著書玉詔
    欽奉


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詔曰:

       朕居凌霄,位尊而鑒卑,無時不以蒼生為念,嘆人心不古,罔顧倫理道德,視禮義廉恥為蔽屣,查爾桃園光明堂,自丁酉年六月二日起,重開鸞筆,欲振鸞風,挽轉世風,文字勸化屢建奇功,朕心大悅,故降寶書乙部,題其顏曰:「訪真實錄遊記」。

      命濟公活佛為主著仙師,三界高真協著,帶領正鸞蕭生靈遊三界,由中壇元帥法眼傳真,以「金指妙法」開著,不限時日、不限題材,直至書成為止,望神人共命,厥盡其職,書成之日,論功行賞。

       欽哉勿忽,叩首謝恩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天運戊戌年九月二十日
 
無極駕前九天玄女娘娘 降

詩曰:
   
懿旨頒宣降東土,通天正筆金指扶;
     天書乙部虔護持,訪真實錄道理悟。


聖示:懿旨宣讀,神人恭立接旨

  著書懿詔
    欽奉


無極皇母大天尊懿曰:
       母居瑤池聖境,無時不閭門而盼,九六原靈早歸母懷,故屢差仙真揮鸞闡道弘揚聖教,莫不望眾靈兒幡然覺悟,早登彼岸,查爾無極直轄桃園光明堂,自丁酉年六月二日起,重開鸞筆,振吾鸞風,文字勸化廣收效用,娘心喜悅,故敕旨一道,題其顏曰:「訪真實錄遊記」,命濟公活佛為主著仙師,帶領正鸞蕭生靈遊三界,並令三界各關口,若遇著書期間開門迎接
,三界高真協著,為娘盼神人共命,弘揚寶筏,此部天書,不限時日、不限題材,直至書成之日,論功行賞。

       懿哉勿忽,叩首謝恩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天運戊戌年九月二十日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南天文衡聖帝降

       序: 

         「真」者,真理,大道也。大道非時不降,非人不傳,大道的寶貴,重在天命 ,然天命有明有晦,有隱有顯,有收有降 ,有時齊渡,有時涅槃,天時應運,三期未劫,鸞門開堂闡教,著書立說,弘法利眾,廣結有緣。

         上天畀重,天命宏法利眾之重責, 借重桃園光明堂爾等諸賢生,大降寶筏「 訪真實錄遊記」,暢遊三界,以正在苦修 或已證道之仙真為對象,傳真修道之過程,以供修持者參考、效法聖賢,培功養德 ,使人人可知,人人皆可修行,神仙本由 凡人做,只怕世人心不堅。
茲逢著書之初,特降筆嘉勉,略述数 語是為序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天運戊戌年十月十八日
 

本堂主席 玄天上帝登台

       序:


          從古至今,多少英雄豪傑埋沒在歷史 洪流之中,最後成道者寥若晨星,何以故?實則,後天習性太重,三毒、四相染本性,放縱形骸枉此生,故上天設有三關、(和陽關、九陽關、紫陽關〉,針對修行者的弱點,施以考題驗證,補足內修之不足 ,去蕪存菁,做為證道之憑證。

          上天畀重、榮膺上天眷顧,再獲天書 乙部「訪真實錄遊記」,集結三界高真法 話,彙編成冊,共擔普化之職,實為榮幸,正所謂無考不成道,有情無情試根器 ,美玉未琢不成器、堅志方能步雲梯, 本書乃三界高真、嘔心瀝血、字字珠璣, 待書成之日,必當可成為眾多修子,修持路上之寶典。以上為序。
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天運戊戌年十月十八日
 

無極駕前許飛瓊仙姑降

聖示:
         吾奉無極皇母之命,頒凡例,以列於書前。


凡例:

一、著書期間,命四大法律主巡視道場, 以期天書之完成,避免諸魔干擾。
二、著書期間,護持天書之門下或善信, 每期積功五十功;凡著書期間,全勤護持者,准賜二道功,並另賜福報一得,准消災劫一劫;若護持天書,缺席不超過三次 ,且有正當理由,准由二道功扣除缺席次數之敘錄。
三、著書期間,能流通、宣講或文字轉載 ,准有司登錄,酌情消災解業;若渡人精 進者,准賜渡一人百功(以此累計),不計年限。
四、著書期間,若出資助印天書,若達千本,准消一災劫,若達二千本者,准消二 災劫〈以此累計)。
五、著書期間,若助印者相關叩求事項 病劫、災劫::),准主席全權處理,便宜行事,若遇重大因果公案,則需具署彙報呈疏,命相關所司,全力配合辦理,並呈無極備查。
吾回天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天運戊戌年十月十八日
 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 

第一回 訪遊宜蘭冬山日籍福德正神

濟公活佛  降

 

聖示:
     佛光普照耀光明,扶鸞閥理渡有情;
      福德芬芳傳人間,正神甘露化群生。




聖示:
         善惡一念間,心念影響生活,人法 、地法天 、天法道,道法自然,一切應乎天心,下應人倫,遵倫理守綱常,無常到來,自感召天地,德輝映日月。
 


  哈哈哈!老衲受命帶領人間道場正筆靈遊三界,傻徒弟,吾師化符賜飲,靈體出竅....


濟佛曰:「徒弟,靈體出竅感覺如何啊!」

蕭生曰:「弟子叩拜恩師聖安,睽違已久,可太想念恩師啦!」
 

濟佛曰:「少來這套,『佛』在心中坐,何來睽違已久。」
 

蕭生曰:「也是啦!每個人靈山塔下有尊佛常住,只是真的太久未與恩師同著天書,實在榮幸,有點受寵若驚,蒙天恩垂憐,方有此機緣,再與恩師續著天書,共結法緣。」

濟佛曰:「說得也是,距離上回在友堂著書,已過了數載,你我師徒聖命未了,故蒙上天降旨,再著天書乙部,以了卻你渡世之願,多年來,蕭生經歷道緣變遷輪轉,不知心有何感呢?」


蕭生曰:「尤其在這歲末年終之際,感慨油然而生,時鐘可以回到原點,但已不是昨日,日曆撕下一頁簡單,把握當下卻不容易。這幾年來發生了許多事,若是美好,叫做精彩;若是糟糕,叫做經歷。點滴在心頭,冷暖自知,只能順其自然,應緣而生,無法一言道盡....。」

 

濟佛曰:「好啊!一切順其自然,今日咱們可要出訪台疆之地,有一日籍福德正神,說說祂成道經過。金龍在堂外,蕭生可要坐穩了。」

蕭生曰:「喔!在這寒冬的早晨,騎著金龍出訪,可是大開眼界了,哇!看看堂中毫光射入牛斗,難怪恩師聖示,佛光普照耀光明,方圓百里天兵駐守堂外,可真是壯觀。」

濟佛曰:吾領玉旨、懿旨帶領蕭生靈遊三界之事,驚動三界,況且著書之事,天人盛會,上天格外重視,豈能坐視魔界擾亂,當然天兵護衛道場,以利天書之順利完成。」

 

  〈就在師生閒談之際,金龍已降宜蘭冬山鄉福德正神廟前。〉


蕭生曰:「這麼快啊!這是土地公廟嗎?彈丸之地,外面還搭著鐵皮屋。」


濟佛曰:「蕭生不得無禮,廟不在大,有仙則靈,世人著相,為外相所誘惑,實非真道。」


蕭生曰:「弟子失言了,只是,很少看到廟這麼小,而且還蓋在榕樹下。」


濟佛曰:「瞧!福德正神已在門外等候咱們了。」


福神曰:「小神叩拜濟公活佛聖安,有失遠迎,還請濟佛包涵才是。」


濟佛曰:「哪兒話,福神客氣了,今日奉旨採訪成道經過,以利列入金篇,還望相助。蕭生還不向福神請安。」
 

蕭生曰:「弟子叩拜福德正神聖安,方才失言不敬之處,還請開恩。」


福神曰:「好說,好說,爾桃園光明堂領旨著書,寶筏傳世,小小福神列為首篇,已經天恩眷顧了,何罪之有?」

蕭生曰:「感謝福德正神開恩。」


濟佛曰:「今日訪遊宜蘭冬山鄉,俗稱小林桑的日籍住民,何以能受村民擁戴坐享祀廟之祀,還請福神道盡原委。」

福神曰:「吾乃台疆之地,日據時代山林守護人員,為防止村民盜砍伐木,日夜巡守是吾之職責所在,然民風純樸以農為家的村民,早已三餐不繼,生活困苦,所以,藉砍伐榕木等,賣出去以貼補家用,吾一時心慈,念村民生活困境,常常睜一隻眼,閉一隻眼偷偷放行,給其方便,無常到來受當地福神接引至聚善所潛修十五年,今獲玉帝封為『福德正神』,在此享受香火一百二十年。」

 

蕭生曰:「這麼說來,土地公祢是日本籍,因為日本侵台之際,被派至台疆之地,管理台灣人民,看看當地村民,是否偷砍木材出去賣,獲取暴利是吧!」

濟佛曰:「蕭生,不得無禮,戰亂之際,也是情非得已,福神前世在奉公執法之際,也常得理饒人,除了將薪水之餘買米救濟孤貧人家,更將薪水寄回日本老家貼補家用,奉守孝道,勤愛於民,三施並行,故受當地福神接引至地府聚善所潛修,而今成道。」


福神曰:「濟佛客氣了,可別把小神說得這麼好,小的只是盡自己本份,做好自己份內事而已。」
 

蕭生曰:「土地公一生克己復禮為仁,勤政於民,盡守孝道,死後村民感恩於,公正不阿,才立廟祭祀的吧!」


福神曰:「說來話長,原先死後仍不忍受苦村民飽受饑荒、水災之害,偶爾顯化,助村民化解危機,立廟之初,本是以有應公之名,吾寄附在內,因為村民感於吾之相助,緬懷過去之餘仁,讓我這日籍遊民,不會淪落在外遊蕩,有個地方棲身啊!」


濟佛曰:「神仙本由凡人做,只怕世人心不堅,道法自然,無分國界,道德馨香永流芳,永受世人敬仰,實至名歸。」

蕭生曰:「世人常高舉清香,四處妄求,若無片善,何以感應?福神也辛苦了。至於目前當下修子,可有嘉勉聖訓,以利修持路上借鏡了。」
 

福神曰:「『心虛則性現,意淨則明心,明心見性,見性則成佛。』,吾望世人修持路上,空其心,降三毒,勤修福慧,累積成道資糧,是小神的衷心期盼。」


濟佛曰:「好的,今日造訪福德正神至此,蕭生叩別福神,咱們回堂吧!」


蕭生曰:「今天有幸親訪福德正神,感謝嘉言妙訓供世人修道參考。」

 

〈師徒二人坐上金龍回堂。〉


濟佛曰:「光明堂已至,蕭生靈體歸位,至此,吾回!」

 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第二回 造訪南投紫南宮福德正神

濟公活佛  降


聖示:
     人生短短幾個秋,生死輪迴不罷休;​
      六根門外盡是賊,業海沉淪階下囚。



聖示:
         縱觀古今歷史能成大業,立大功的聖賢豪傑,多半是謙恭虛心,知人善任,歷劫不退志,三施並行,集眾善於一身,有形生命雖落幕,哲人精神,光照千秋,青史留名,成為「典範在夙昔」的最佳寫照。
 


濟佛曰:「哈哈哈!?徒弟,著書去了,吾師化符賜飲,靈體出竅。」


濟佛曰:哈哈!徒兒啊!著書去了。

蕭生曰:師父聖安!怎麼老人家跟起流行起來了,人生短短幾個秋,不醉不罷休喔!您可是喝太多了嗎?
 

濟佛曰:哪兒話!老衲可是清醒的很,廢話少說上金龍,金龍在堂外,快坐上金龍,咱們著書去吧!

〈師徒兩人坐上金龍,騰空飛去〉

蕭生曰:「師父啊!你瞧堂上毫光萬千,還有懿旨高掛虛空」

濟佛曰:「當然,著書期間乃天人盛會,有玉旨高掛虛空,三界諸真一起護持,好了,今天咱們可要去人間道場,南投竹山鎮紫南宮,造訪福德正神。」

蕭生曰:「南投紫南宮,可是全台聞名暇邇,求財寶地耶!」

濟佛曰:「的確,南投紫南宮佔靈地而居,神威顯赫,待會你可要好好詢問土地公,是如何福佑群黎受萬民敬仰。」

〈談話間,金龍已停上南投竹山紫南宮上空中,師徒兩人下金龍。〉

蕭生曰:「法界真的是瞬間即到....哇!哇!這不是弟子常來的紫南宮嗎?人群真多,好熱鬧喔!」

濟佛曰:「瞧!福德正神和土地婆已在廟外守候了。」
 

福神曰:「恭逢無極直轄桃園光明堂著天書,小神早已恭候在此,不敢怠慢,有失遠迎,還請濟佛海涵才是!」

濟佛曰:「福神客氣了,您豐功偉業,澤披群黎,萬民受益,百忙中還請你撥空參著天書,實為榮幸。」

蕭生曰:「兩位仙真,在那裡高來高去,聽了有點....,哈哈,開玩笑的啦!可忘記向土地公參駕了,土地公聖安。」

福神曰:「蕭生免禮了,恭逢天書開著,能蒙上天不嫌棄,可是天恩眷顧不敢稍有怠慢之處。」

濟佛曰:「那還是福神敘述一下,成道過程,以利列入金篇,導迷為悟。」

福神曰:「小神降生於明神宗時期,父母雙亡,寄居親人籬下,常為三餐所苦,可是人窮志不窮,每每利用閒暇之餘,抽空讀書,鄉里附近有一小學堂,因為繳不起學費,無法入堂求學,幸得一恩師貴人提攜指教,有機會獲贈「四書五經」等聖賢書,我如獲至寶般,日夜研讀,若有不懂之處,得賢師指導迷津,後經朝廷考試,獲中「榜眼」,派地方為官,謹守份紀,視民如已出,死後受福神接引至聚善所潛修,於清朝嘉慶年間,獲派至台疆之地,享香火之祀也。」

濟佛曰:「福神在世期間,雖環境貧窮,一心向學,高中榜眼,居地方官,為人正直,妒惡如仇,提拔後進,救人於急,慈心於物,更開糧倉濟助貧窮人家,樂善好施,故功果圓滿之際,經聚善所潛修,獲派至南投竹山,再度照顧鄉里百姓。」

蕭生曰:「何止照顧鄉里百姓,可以說是全台受益,不只當地國中小營養午餐由紫南宮支付,濟貧之事,更是不勝枚舉,還有那『金雞』那招財寶物,可是生意人爭先想要迎請回家供養的招財寶物。」

福神曰:「小神只是取之於民,用之於民,受鄉民香火供養,總要為鄉民做點事。」

濟佛曰:「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,志節高操澤披於民,土地公因為生長在窮困人家,讀書不易,故成道之後,更能體恤低收入學子之求學艱辛,故能將竹山鎮百姓視為己出,實在難得。」

蕭生曰:「能戶籍在竹山鎮的百姓實在幸福,受土地公照顧,也更為這鄉里帶來很多商機,看看信徒們高舉清香,有的在求『金雞』,有的在求『發財金』,有的在摸廟外那隻大金雞,真的好熱鬧。」

福神曰:「濟佛美言了,舉凡證道之仙真,莫不歷劫無數,以磨練其道心,小神只不過曾經苦過,更能體驗『書中自有顏如玉』的道理,至於現在芸芸眾生,每日汲汲營營為名為利,所求之事以求財居多,小神有時候也是愛莫能助。」

濟佛曰:「『財』字可以拆成『貝』字,古時候的貨幣,『才』字是才能、才幹,眾生為財所苦,但君子愛財取之有道,要求財利亨通之餘,似乎也要自己本身條件,如能力、才能為後盾,仙佛要能幫忙才有著力點。」

蕭生曰:「師父所言甚是,濟世之時,信徒常為求職求財者居多,試問若本身無一技之能,無專業知能,或許只能做些勞力取向的工作,薪資或許也只能二二K,只求溫飽就夠了,又要妄求偏財、樂透,無非緣木求魚,實在有困難,連仙佛要化個貴人幫忙,似乎都有點難。」

福神曰:「蕭生所言,小神也常遇到,非仙佛不慈悲,實在很難幫得上忙,所謂:『天助自助者』是也。」

蕭生曰:「的確,那趁今日造訪土地公之機會,恭請土地公來開示一下『求財之道』。」

福神曰:「士農工商,凡夫走卒,莫不求財,『財』乃安身立命之根本,凡求財者須做到以下事項,財源滾滾,不求自得也。」「做人講『道理』,隨緣順『命理』,有福求『地理』。

「做人講『道理』者,循規道矩,凡事依理而行,遵守倫理,慈心於人與事物,長養『慈悲心』,濟人於難,成人之美,三施並行,故福慧雙修。」

「隨緣順『命理』:命理八字決定了此人先天帶來多少財源,片善不施,寸德不進,一昧強求,實在困難,所謂強摘的果實不甜,命中有時終須有,命中無時莫強求,就是這個道理。」

「『有福求『地理』的意思就是,地理風水之說左右後天財源的因素,所謂『福地福人居』,風水寶物、五行之說,只是催化後天財源的助力,並非全部,只是加乘的作用。」

濟佛曰:「『人要衣裝,佛要金裝』,如紫南宮得風水寶地『蛇穴』之助力,故能加乘土地公的靈力,但地理風水之說若沒有有德之士居住,也是很難發揮其效果,人生短暫,色身難長久,唯有業隨身,只有『福德』才是招財的重要法寶,累積資糧方能招財,更重要的是除了溫飽之餘,怎麼利用這些法財、道財,利濟眾生,才能馨香永存。」

蕭生曰:「今日實在受益良多,眾生急切求財之餘,是否也留意到『道理』、『命理』、『地理』三件求財必備品,對了,土地公有一事想問問你,廟裡這麼多『金雞』供人迎請回家,是否每個人都能如願,廣招財源呢?」

福神曰:「蕭生,你注意看一下,天公爐旁!」

蕭生曰:「怎麼這麼多靈守候在爐旁呢?」

福神曰:「每當善信在迎請『金雞』過爐之後,吾神即會派一兵將入靈,不管 鎮宅,或生意場所,都有其相當加持作用,但是如同之前講的,命中無財無庫又不努力工作,或不講究職場衛生、安全者....,吾神實在很難幫忙。」

濟佛曰:「土地公生前就是凡事秉公處理的,妒惡如仇的,不善之人或非法事業營業者,請再多

回選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