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間啟示錄-第十一回 靈遊雲林海青宮

人間啟示錄-第十一回 靈遊雲林海青宮


上一章     章節目錄       下一章

 
第十一回 靈遊雲林海青宮

詩曰:
      春日才看楊柳綠,
      秋風又見菊花黃;
      莫待老來方修道,

      
孽鏡台前心頭慌。

聖示:

      善如青松惡如花,眼前看看不輸他,有朝一日霜雪打,只剩青松不見花,禍福者,善惡兩途,為善福報,作惡災臨,不論貴賤王侯,不分老少年幼,無常到來萬事休,因果報應,絲毫不爽。

三太子:

      蕭生著書去吧!恩師靈符化飲,蕭生靈體出竅。

蕭生:

      恩師聖安,久違了。喜歡秋天、秋風襲捲了燥熱,還大地些許清涼;樹葉變黃了,投入大地懷抱,也染紅楓葉,連杮子都笑紅了臉,桂花更不甘示弱的努力綻放芬芳,味道像極了少女的笑容,香醇中帶點香甜,令人陶醉,至於秋菊,凌霜盛開,成了多少文人騷客的最愛,化為
筆下抒情的好題材。

三太子:

      秋菊千姿百態,好比人世間百態,充斥著形形色色的普羅大眾,交織成社會各階層,有正人君子、有奸侫小人,殊不知萬法由心造,「福由心生,亦由心起」,為飽足生活需求之餘,更該秉公至誠行事,一切福禍皆在方寸之間。

蕭生快上風火輪,著書去吧!

 
      〈師徒坐上風火輪,往虛空飛去。〉
 
三太子:
      今日著書將前往雲林三條崙海青宮訪談,待會可要留意禮節,不得失禮。

蕭生:

      當然,當然,說到海青宮,可不是包青天祖廟嗎?據聞晝間治陽世、夜間司陰陽。哇!弟子從未參訪過,這下可要睜大眼睛了。
 
      〈師徒談話間,已至海青宮上方。〉

蕭生:
      步出風火輪,不遠處海天一線的美景令人目不暇給,有支風力飛電機英勇地矗立在廟旁,彷彿在歡迎我們的到來,這閩南式五門大廟雄偉建築,與大海相互輝映,從空中俯瞰,宏偉壯麗,往廟前方走去,是一排高聳的圍牆,廟前有個大廣場,廟身層疊參天,有兩排護龍延伸,
似乎是給參香友宮停放神轎的地方,呈現左擁右抱氣勢,又可免於下雨、大熱天的不方便,實在貼心,再隨太子爺腳步推進,這廟簷交趾陶龍柱,壁畫上更有忠孝節義的故事展演,更特別的是,廟前龍柱上有「王朝、馬漢、張龍、趙虎」,護持著廟堂,默默守護郷里安維,雲煙裊裊中,一位帶著官帽、黑色臉孔者,率眾恩師迎面而來,手中持著玉旨,不時發光,朝著我們走來。

 三太子:

      蕭生,還不快點向包公恩師、地藏菩薩註生娘娘、土地公.....等,眾恩師請安。

蕭生:

      包恩主暨眾恩師聖安,失禮之處還請開恩赦罪。

三太子:

      包道友,今日叨擾,還請惠允安排,列入金篇,以醒悟世人為盼。

包公:

      有失遠迎才是失禮,本座已奉玉旨之命,協著天書,實為榮幸。

 三太子:

      包公客氣了。恩主顧及正鸞須法眼傳真,靈界法象情景,何來有失遠迎。

蕭生:

      難怪,剛剛在虛空之中,舉目只有美景當前,除了虔誠膜拜信眾之外,似乎空無一人,刹那間,眾恩師迎面而來,天兵天將好大陣仗,將方圓幾里內團團圍住,好嚇人的景象。

包公:

      請太子爺及蕭生入內殿,即可得知。

蕭生:

      踏入廟堂瞬間,空中傳來「威武!威武!」聲響,明鏡高懸的牌匾高掛內堂,好像電視劇包青天一樣,權杖、官員整齊排列。

包公:

      兩位賜位,今天機緣殊勝,特將吾帝掌管閻羅森殿〈第五殿〉,懲罰惡人、誅心地獄之審判過程,藉鸞筆化為文字,化迷為悟,醒世覺民。
 
    〈傳罪魂入內殿〉

蕭生:
      只見陰差押著男罪魂,拖著腳鐐,一副心不甘、情不願的樣子,懲兇鬥狠狀,被押至內堂。

包公:

      案前罪魂,快快招來!將生前所做所為,一一老實招來,憑藉此渡人向善之功,或許還能免除一些誅心之痛。

罪魂:

      罪魂本名陳○軒,台疆之地彰化王功人,父親經營海鮮批發,利潤不錯,加上又是家中獨子,上有三位姐姐,或許是經濟寬裕,過慣了飯來張口、茶來伸手的好日子,予取予求,父母總是能滿足物質上的享受,過度溺愛,又自己不喜歡讀書,遊手好閒,高中即輟學在外遊盪,
結交不良份子,被吸收為幫派份子,整天討債、打架,更迷上吸毒,樂此不疲,隨著父母年紀漸大,巳無法管教,自己個性暴躁、凶悍,很快就自己成立幫派,自立門戶,廣招輟學人士,以經營高利貸為業,色情行業為輔,於四十二歲中風臥病在床,不良於行,由於平日疏於與家人溝通,加上父母相繼過世,妻子更於中風之際,帶著小孩遠走他鄉,尤於吸毒侵蝕身體器官,各器官慢慢敗壞,病苦折磨不斷,於四十七歲命終了結,魂歸地府,至今苦無出期,還請包公開恩赦罪,給罪魂重新改過機會。

包公:

      查本案罪魂,前世為明神宗漁販,個性純樸,樂善好施,見貧窮人家,慈憫心油然而生,免費施食,加上妻子長期於廟堂打掃、誦經、布施,累積些許微功,今世父母即為前世其長期所資助的窮人家,為了卻前世因果,故今世毫無怨言的物質滿足陳信士,前世妻子常期受愛喝
酒、愛賭博的妻子毒打,積怨在身,因緣具足,於今世再續前世冤債,雖今生妻子拋夫不顧,有違倫理,實乃業力引報,加上罪魂今生加入幫派,有違社會安全,經營賭場,導至多少人家庭破產、失和,長期放高利貸、暴力討債,更是罪上加罪,再者,為謀取更多利益,經營色情護膚店,犯上淫業,更私下串通店內小姐,騙取客人金錢,至使人財兩空,罪加一等。經
當地土地公,三司神彙報城隍爺,確認無誤,享年四十七歸空,須受病魔侵擾五年,並受妻離子散之業報,並入地獄五殿受誅心之苦、廿五年之苦,飽嘗昧心作惡之業報。

三太子:

      天網恢恢,不是不報,只是時機未到,人生在世只求溫飽、正當行事、秉公義賺錢,奉勸天下眾生,珍惜當下所能享受之福報,莫待福盡業力現前討報,否則,地府殿前孽鏡台一一現形,懲惡奬善,絲毫不爽。

蕭生:

      今天真的大開眼界,實地採訪罪魂在世行為,陰森的氛圍,震懾全場,望今日案例給大家點醒思,「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」才是。

三太子:

      今日著書時間已至,向眾恩師謝恩。

蕭生:

      叩謝眾恩主。
 
      〈師徒坐上風火輪,往回堂途中。〉

三太子:
      今光明堂已至,蕭生靈體歸體。吾退。
 
 
回選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