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間啟示錄-第二回 靈遊日月潭文武廟

人間啟示錄-第二回 靈遊日月潭文武廟


上一章     章節目錄       下一章

 
第二回 靈遊日月潭文武廟

詩曰:

      月到中秋分外明,
      桂花飄香秋意濃;
      花好月圓人團聚,
      明德馨香返瑤京。


聖示:
      浮生若夢,富貴貧賤,各顯因緣,作惡多端,墜入畜道,因果所致,松柏後凋於歲末,雞鳴不已於風雨,藉假修真,藉事磨性,藉人反省,福慧雙修,功果圓滿,返回瑤鄉。

三太子:

      蕭生,著書去,靈符化飲,蕭生靈魂出竅。

蕭生:

      太子爺聖安,季節更迭,時序入秋,秋天涼風趕走了夏日的酷暑,前幾天灰濛濛的天際,要雨不雨,宛如羞怯的女子嬌滴,今日一場即時雨,滋潤大地,洗滌俗世塵囂,大地煥然一新,加上不時在身旁追逐的涼風,不覺寒意,更覺清醒十分。

三太子:

      也是。今日著書,門生加上善信,風雨無阻,衛道之心虔誠,實感欣慰,快上風火輪吧!今天去南投日月潭文武廟訪談靈遊。

蕭生:

      徒弟已坐穩。
〈師徒兩人往天際飛去〉
 

蕭生:
      太子啊!「明月幾時有,把酒問青天,月有陰晴圓缺,人有悲歡離合,此事古難全,但願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。」下週可是中秋佳節,古今雅士流傳不少佳文趣事,無非讚嘆這難得良辰美景,多少韻事,可是在這花前月下促成的。

三太子:

      蕭生可講到重點了,但願人長久,「大道無親,唯德是輔」,色身不久存,靈性永長久,道不考無法彰顯可貴,玉不雕琢無以顯見美玉,修道無非在去蕪存菁,彰顯如來本性,要能「人長久」,指的可是「慧命」無窮,而非「生命」的長久。

蕭生:

      弟子了解,所以,瞧眾鸞生們及善信,各各虔誠護鸞,維持千秋道脈永續,實感觸萬分,霎時秋天的蕭瑟,把淡淡的憂愁化為一股動能,更加賣力為大道付出才是。

三太子:

      好徒弟。
〈師徒談話間,風火輪已停駐在日月潭文武廟上空〉

三太子:
      蕭生快下風火輪,向眾恩師叩禮。

蕭生:

      蕭生向眾恩師請安,關聖帝君、孔夫子、文昌帝君、岳飛恩主....。一下風火輪,映入眼簾的是氣勢磅礡的金黃色雄偉廟宇,俯瞰整個日月潭、山巒疊翠,映照在湖泊上,加上灰濛天際,有如甘露般的細雨,滴滴答答的打在湖面,整個美景一覽無遺,空曠的廣場前二隻石獅顯
得格外耀眼,靜默地守衛著廟宇的安全,紅色石柱透出紫光,震攝目光,一群井然有序的仙吏,五營將帥歡迎著我們的到訪。

三太子:

      今日來此叨擾,還請關聖帝君、孔夫子、暨眾恩師等,多多包涵,賜與安排。

帝君:

      哪兒話,榮幸參著天書,先請入內殿品茗才是。

蕭生:

      感謝帝君招待,弟子就不客氣了,南投可是出了名的出好茶。

三太子:

      儍徒弟,此仙茗茶,非人間的一般茶葉,有淨靈加持作用。

蕭生:

      隨著帝君腳步,步入內殿,莊嚴宏偉的石雕,金碧輝煌。

帝君:

      師徒倆就別客氣了,待會安排一位男魂,供蕭生訪談。

蕭生:

      突然間,原本為一泥鰍的,剎時化為一男魂,跪拜在眾恩師前。只見男魂頭暈目眩般,不時恍惚,不時喃喃自語,請太子爺救命:「太子爺救命啊!」

三太子:

      罪魂,今日逢著書,特地選你為訪談對象,納入金篇,以醒悟世人,望你將在世所做所為,如實說出,可否?

罪魂:

      當然!當然!弟子俗名宋○瑞,為漢高祖時人,家居山東省,繼承父業,克紹箕裘開設一家中藥店,祖孫三代學醫濟人,在當地頗受好評,所謂富不過三代,我們在當地也稱得上是顯貴人家,善於交際,廣交達官顯族,藉以欺壓同行,初期仁心慈懷,醫術高明,救人無數,好
比華佗再世般,頗享盛名。唯待至我時期,不學無術,貪求美色,罔顧醫術,救富不救貧,更蓄意抬高藥品價錢,導致貧窮人家無力就醫,因而病死,加上與官府關係好,許多藥品更是獨門壟斷,藉以控制市場謀求暴利,導致生病窮人怨聲載道,加上中年時期迷上女色,遭騙取錢財,豪賭成性,賭上身家財產,又不顧醫德,恣意妄為,以低劣藥材詐騙高等藥材,謀取高價,更多次誤診他人病情,導致病入膏肓。享年四二歲,因惡疾染身病亡。


帝君:

      該魂除沉迷酒色財氣外,更是多加染指當地年輕貌美女子,納為妾,始亂終棄,更導致多名女子身懷六甲遭棄,而鬱鬱寡歡身亡,成為怨魂討報。

蕭生:

      天生我才必有用,一枝草一點露,懷有醫術的醫生們,享有俗世社會崇高地位之餘,經濟能力充裕,若沒有慈悲為懷的宗教家精神,視病人為己出,人飢己飢的慈懷,實在罔顧上天賦予的天命,中國人常說:「富不過三代。」若不經寒風澈骨的淬煉,過著紙醉金迷的奢華生活
,實在難以想像,多少人為三餐溫飽而煩惱,多少人為疾病纏身而苦惱,身為醫生藉機謀取錢財,實為不可取。


三太子:

      因果輪迴點滴不漏,如雪泥鴻爪般,斑斑可考,凡走過必留下痕跡,罪魂沽名釣譽,廣結高官,只為謀得市場壟斷,打壓同行,鄉民敢怒不敢言,又缺乏悲憫之心,無法同體大悲,視民如己出,事事以錢財為出發點,又貪求女色,導致三名女子為情而亡,死後地府判淪入畜
牲十世,此為第七世,念其在世行醫初期,救人無數,憑此微功,將其採靈納入金篇,醒迷化悟,共醒世人為盼。

蕭生:

      人們常說「帶天命」要為上天做事,開堂濟世,其實廣義的天命,即為恪守本份,做好此世該做的角色,即為天命也,末法時期,君不君,臣不臣,父不父,子不子,綱常掃地,仁義不彰,導致社會亂象橫生,實為人所做所為,招感而至,今日的泥鰍男魂,承接前世所犯惡業
,淪入畜牲而受苦,實在於心不忍,恩師啊!可否救渡此罪魂?

帝君:

      蕭生啊!此日月潭魚族無數,能將其納入採靈對象,上天自有安排。

蕭生:

      感謝上天慈悲。

三太子:

      今日著書至此,感謝帝君為道友等安排,蕭生向恩主們道別。

蕭生:

      弟子叩謝恩師的招待與安排,此人文薈萃,氣象萬千的美景,弟子有空再來參拜啊!
 
〈師徒步上風火輪,往光明堂回程〉

三太子:
      光明堂已至,蕭生靈魂歸體。吾退。
 
 
回選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