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間啟示錄-第四回 靈遊台南殯儀館

人間啟示錄-第四回 靈遊台南殯儀館


上一章     章節目錄       下一章

第四回 靈遊台南殯儀館

詩曰:
      神仙難救無命人,
      沽名釣譽苦海沉;
      多行不義虧心事,
      陰律森森閻王審。

聖示:

      以銅為鏡,可以正衣冠;以古為鏡,可以知興替;以人為鏡,可以知得失。
      人在做,天在看,是奸是忠天會辨,是善是惡天會判,得失榮枯,悲歡離合,因果報應絲毫不差。

三太子:
      蕭生著書去吧!恩師靈符賜飲,蕭生靈體出竅。

蕭生:
      恩師聖安,正所謂:「得失天註定,聚散天安排」,有得就有失,這是生命的必然,聚散是彼此的虧欠,有聚就有散,這是命運的成全,人的一生在得失之間追逐,寂寞時渴望愛情,年老時嚮往青春年少,貧窮時猛求財富....,周而復始,像極了因果循環般啊!

三太子:
      世間法成全人倫世俗,但是天地間自有因果定律存在,「命中有時終須有,命中無時莫強求」,用盡心機取得的,轉身之間必將失落,人善被人欺,老天不欺,心有多寬路就有多廣,今天可以藉此因果事例來給眾生們體悟。

 

〈師徒步上風火輪,往目的地前去〉


蕭生:
      恩師啊!今日參訪地方,可真是有點令人害怕耶,殯儀館喔!

三太子:
      死亡可不是生命的終點,生前點滴功過,才是受苦的開始,生前巧奪名利,壞事做盡,無常到來,可得受盡苦頭了。

 

〈師徒已停駐在台南殯儀館上空,師徒下風火輪〉


蕭生:
      來到去年來過的地方,有點熟悉,帶點惆悵,加上冷風的侵襲下,更是悲從中來,映入眼簾的是,一間間制式化的告別室,四處充滿陰氣,陽世的親眷,或坐、或跪、或站立,滿臉哀戚,這就是人間最後一旅程路,即便有著一排排的花圈、念著生前事蹟,還是忍不住令人鼻酸,遠方看著陰差押著一亡魂,往我們方向走來,只見亡魂滿臉驚恐,不知所措般,拖著沉重的腳步,或許是被扣上腳鐐,更顯寸步難行。

陰差:
      叩拜三太子,吾等奉命來此拘扣此罪魂,在此候命,等待兩位到來。

三太子:
      二位辛苦了,欣逢三曹普渡,吾光明堂奉旨著書,來此藉因果事例,列入金篇,以醒迷入悟為盼。

罪魂:
      三太子饒命啊!我正壯年時期,都還沒有享受到人生最精華的片段,怎會就此命結,冤枉啊!

三太子:
      你真的是罪不可赦,人都命終了,還能強詞奪理,陰律森森,怎容你胡作非為呢?速速將生前事蹟一一老實供出,或許憑此功德,還能將功抵過,否則你到閻羅王前可難受的了。

罪魂:
      太子饒命啊!罪魂本名陳東○,生於台南市善化區人,家境富裕,老爸是台南建商,從小物質不虞匱乏,由於年輕俊俏,頗受女生喜愛,對自己投懷送抱女子,來者不拒,因而也造成無數女子為我墮胎,我所知道的就有八個,年輕時縱情女色,毫無節制,再者,大約三十歲左右,繼承父業,從事營造事業,總是為了建案的推行順利,常常暴力威脅當地居民賣地,造成當地居民積怨,又年少喜歡交友、飲酒,誤入討債集團,暴力討債,造成對方手腳殘廢,於前些日子,因為喝酒駕車不慎身亡,就如此。

三太子:
      查陳罪魂,前世因廣行布施於寺廟,今世判投生台疆善化區,生前常於佛前獻花,故得今世相貌端正之果報,唯生前依舊始亂終棄,致使多名女子為他爭風吃醋,於爭吵中不慎誤殺一名女子,陳魂雖非兇手,卻是協助此女子掩埋屍體,歲月流轉,但因果不滅,此女魂於我府告狀,取得黑旗令,將其索命,以了前世之果報。

      前因既種,後果必嚐,憑藉前世累積福德,投生家境富裕人家,不為三餐所苦,少年稍有不慎,慾海無限,沉溺女色造成墮胎數名,再加上陳魂為推建案時,強行搬遷一墳墓,雖年代久遠,陽世親眷無法聯繫,卻因未能周全處理骨骸〈灰〉之事,造成其侵身討報,更成今生短命之果報。

蕭生:
      聽說此因果事例,令我增長不少知識,一般建商為了取得土地建民宅,可真是花招百出,或利誘、或巧奪,只為一己之營利目的,殊不知墳墓也是亡者另一住宅,未能尊嚴慎重處理,後果實在難以想像,輕者精神分裂,重者命運多舛,再者雖前世有點福報,得以投身家境富裕人家,未能了悟因果道理,福若享盡,必有災殃,勤修福慧,累功積德,才是保命符。

罪魂:
      感謝三太子開示,若非太子開示,還真不知道多年前的一建案,強遷墳墓會有如此後座力。

三太子:
      你享年四十五歲,於卅七歲開始,經福德正神呈報城隍爺,此被迫遷移之女魂,就已經隨身干擾,因此造成你身體不適、脾氣暴躁、沉迷女色、飲酒,生活作息大亂,也藉此機會討報,你今日能參與天書的著作,因果事例必將成為借鏡,上天自有安排,將功補過。感謝二位陰差協助。

陰差:
      哪兒的話,榮幸之至。

蕭生:
      今日因果事例,體驗到人生的無常,誰會知道正當壯年,無常到來,轉眼一切化為灰燼,留下的或許只是陽世親眷、好友的無限哀戚,風華背後隱藏著抺不去的因果定律,享福的同時或許更應勤積福德,悲淒人生的背後,訴說著一段你我看不到,理不斷的因果糾纏,冥冥之中,干擾著你我運程的跌跌浮浮。好好把握當下,或許才是最好的安排吧!

三太子:
      好了,著書時間已到,回堂吧!

 

〈師徒步上風火輪,回堂途中〉


三太子:
      光明堂已至,蕭生魂魄歸體。吾退。

 

上一章     章節目錄       下一章

 

回選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