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間啟示錄-第九回 靈遊新竹普天宮月下老人

人間啟示錄-第九回 靈遊新竹普天宮月下老人

第九回 靈遊新竹普天宮月下老人

詩曰:
      緣起緣滅皆天意,
      月老紅線指尖繫;
      前緣未了今生遇,
      琴瑟和鳴鴛鴦棲。

聖示:

      佛說前世的五百次回眸,才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,有緣千里來相會,無緣見面不相識;百年修得同船渡,千年修得共枕眠;無債不來,無緣不聚。夫妻本是前世種下因緣,沒有相欠怎會相見?彼此的恩愛與相互的折磨,都是來討債或報恩的。

三太子:

      蕭生著書時間到了,恩師靈符化飲,蕭生靈體出竅。

蕭生:

      恩師久違了,聖安如意。這回天書看來可是大家期待己久的「姻緣篇」,多少淒美浪漫的愛情故事,描繪繁華落盡的堅守,與不離不棄的諾言,篤定的情愛,可折磨了多少戀人,中外皆然。家喻戶曉的「梁山伯與祝英台」、「羅密歐與茱麗葉」,梁祝化為彩蝶飛舞人間,另一對飲酒自盡,同樣悲劇收場,令人惋惜又惆悵,「問世間情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許」啊!

三太子:

      的確,愛情彷彿毒酒般,飲鴆止渴,落入萬劫不復之境界,但也有恩愛夫妻如烈酒般,香醇濃郁。佛說:「
今生的妻子,是前世你埋的人,來還未報之恩;
今生的兒子,是前世你的債主,來追未還的債;
今生的女兒,是前世你的情人,來了未了的情;
今生的情人,是前世你的妻子,來續未盡的情;
今生的紅顏,是前世你的兄弟,來定未定的心;
今生的大貴之人,是前世大善之人,來結前世的德;
是因果,不是迷信,分毫不差。


      好了,快上風火輪,著書去吧!

〈師徒往虛空飛去。〉
 
蕭生:
      當下速食的愛情,有人始亂終棄,有人汲汲營營,渴望月老垂愛,常看到、盼不到我愛的人,不愛的人始終身邊繞。

三太子:

      相遇靠天意,相知需努力,相守是人意,即便遇到生命中那位對的人,如何相處也一切靠人為努力了。
〈師徒已至新竹古奇峰普天宮虛空。〉
 
三太子:
      蕭生,普天宮到了,快下風火輪,向關恩師暨眾恩師請安。

蕭生:

      關聖帝君暨眾恩師聖安。

帝君:

      太子爺、蕭生客氣了,有幸陪著天書,實乃榮幸。

三太子:

      帝君客氣了,蕭生可將法界情況略為描述,以入天書啊!

蕭生:

      步下風火輪,於開闊的廣場上駐足,四週有高聳參天的樹木,綠意盎然,廣場上有一關公偃月刀,高立左側,正氣凜然,震懾人心,廣場中央有一關公像上燈具,沉穩地迎接著善信們的目光,或許是疫情關係,不多善信穿梭於廟堂之中,迎面而來的是巨大莊嚴的關公聖像,穩如泰山般,靜默地守護著善男信女。

帝君:

      太子爺,可別為難蕭生了,先入內堂品茖,提提神才是。

蕭生:

      就是啊!熾熱的太陽可沒偷懶,照著大地如烤箱般熱氣上火。

三太子:

      帝君邊回應眾生之要求,今日特訪普天宮月下老人,列入金篇,收勸化之效,還望帝君安排。

帝君:

      哪兒話,待會隨月老星君步伐即可。
 
〈師徒隨月下老人至月老殿。〉
 
蕭生:
      一座紅色的古廟建築映入眼簾,廟前有座普天桃花池,不時噴出聖水,桃樹淘氣地隨風飛舞,這水還可以淨洗靈台,不大的廣場上,陳列著幾張供桌,簡單的供品,卻是蘊含無數的願望,隨月老星君步入廟內,牆上貼滿無數的結婚照片,述說著月老的靈驗事蹟,供桌上排滿了姻緣燈,寫著善信的祈願,或許是月老太忙碌,除了有尊直立大月老神尊,手持姻緣簿,一手拿著紅線,桌上還有月下老人多位神尊在列。

月老:

      身處科技重鎮的新竹,可為符合眾生無所不包的婚姻對象,沒有分靈怎能應付十方善信祈願。

蕭生:

      說得也是,科技新貴終日忙碌賺錢,有不少人錯失姻緣,必當請助於月老座前,以了成家之夢想,那辦公桌前,服務人員不停建立檔案,同行的家人,一會兒買姻緣金、一會兒點姻緣燈,好不虔誠。


月老:

      方才蕭生所見的對象,即為今日採靈個案,此位信士俗名陳○東,雲林縣人氏,父母務農兼養豬為業,勤儉持家,一手拉拔三兄妹長大,熱善好施、虔誠奉神,三兄妹在神庥助佑下,堪稱門第生輝,功名彰顯,陳○東居士身為長子,個性木訥,不善交際,唯處事有方,深諳電腦程式,於國立大學畢業後,立即入聯發科就業,深受長官嘉許,目前擔任公司要職,因終日忙碌於事業,未能覓得良緣,至今已四三歲,仍未有適合姻緣出現,今叩求祝禱於吾座前,細查其前世因果簿,了解姻緣路障礙為何,以警惕世人。

      查陳○東信士,有一世為明朝士紳,飽讀詩書,善於醫術,行醫救人無數,惟一次採錯藥方,導致一孕婦本欲安胎,卻胎死腹中含冤而死,加上中年時期,棄糟糠妻不顧,罔顧人倫道義,以及口若懸河騙取年輕少女,憑藉自己才華,四處招惹貌美女子,謊稱必納其為妾,最終始亂終棄,犯下淫業無數,故今生受報,姻緣之路坎坷無比,以至受孤苦伶仃之業報。

三太子:

      姻緣本是天註定,每個人都渴望一個溫暖的家,妻賢子孝,子孫滿堂,唯此信士,前因未解,憑藉前世救人之功,獲得功名彰顯之福報,但因果不減,淫業未消,若無真心懺悔於佛前,善功助化,加上後天個性木訥,不善交際,恐有再好善緣,也無法把握。

月老:

      吾掌天下善信姻緣路,當時秉天律而行,即便有無數如願成鴛鴦的佳偶,當然也有前業既造,後果自償的案例更是不少,吾將茫茫人海中牽繫有緣之人,後續相處之道,還是得靠智慧經營。

三太子:

      當然如此,世人妄求,一旦求得紅線,便苛求月老覓得良緣,實在難為月老了,就像生病時,看醫生只治療目前病症,那敢保證以後你不生病之道理呢?

蕭生:

      弟子了解了!難怪濟世時仙佛聖示,信士已有紅線在身上,又四處求神問卜,祈求覓得良緣,個性不改,或是前業未解,都可能造成姻緣路上的障礙。

三太子:

      著書時間到了,向眾恩師叩謝!

蕭生:

      感謝眾恩主及月老星君協助。

〈師徒步上風火輪,往光明堂回途中。〉

三太子:
      光明堂已至,蕭生靈體歸體。吾退。
 
回選單